第04:阳羡
上一版3   4下一版  
 
2021年04月08日 星期四 出版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□ 俞 臣
一名乡村教师的原野色彩

  他喜欢一次次奔向清晨的乡野。潮湿的泥土带着禾苗的微微清香,白露凝成银霜,金色的油菜花,在橙色的霞光里,肆意绽放。这是他最喜欢乡村的地方:无拘无束,自由生长。

  他的身边,是跟着他学写生的孩子,他们眼里闪着欢喜的光,笔下有股天真蓬勃的新鲜气。

  是的,就是这欢喜的光,照满了他三年的乡村教师生活。在此之前,吕志轩是一名上海美术学院的硕士研究生。

  (一)

  光,是最有魔力的画笔。吕志轩带着学生,去看晨光布下的魔法。早春三月五点钟,麦苗上、小河里、树梢头、小鸟的羽毛上、田埂的脚印上,都有它轻盈跃动的影子,带着春天的呼吸。

  他陪着孩子们,变换着角度,追逐着光,观察着自然微妙之美。

  这是课本上学不到的美,他教孩子们懂得美,爱美,在自然里,在生活里。他心甘情愿起个大早,带着市扶风小学吴风墨韵艺术社团的学生采风。

  大手牵着小手。乡下的孩子见惯了田野,如今,跟着老师用新的视角,欣赏它们。

  有孩子见自己的鞋子给露水打湿了,打趣地叫着:“老师,我鞋子潮了,你回头要帮我洗。”

  “好,回头我买双新的给你。”

  这对话听起来似乎不像师生,更像父子。

  是的,初为人师的三年,于他而言,开启了全新的人格塑造,变化有时在极小的细节中流露出来,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。“保护欲”成了他的本能。带学生写生,遇到沟壑,他一只手抓着学生的胳膊,自己先跨过去,再一个个把学生接过来,生怕他们摔着。

  渐渐地,太阳露出了鹅蛋黄的光边,云雀叫得更欢了。孩子们的初稿都已经完成,每个学生眼里的景都是不一样的。他尊重孩子的自主意识,喜欢先听学生的想法,然后再加以修改完善。一张张用铅笔勾勒的早春初景,跃然纸上,像露珠挂在芽尖尖上。

  (二)

  太阳升起,路上有了行人,吕志轩把学生们安排在学校保安室休息,给他们买早饭。这是你喜欢的包子,这是你要的豆腐花油条……每个学生的喜好他都记得。

  他顾不上吃早饭,这天正好轮到他值班,他得在校门口迎接学生,帮助一些低年级的孩子完成防疫必须的测温工作。

  等到学生都进校了,他才发现手机里有母亲发来的几条信息,询问他药喝了没,怎么那么早就上班了?

  吕志轩从小就体质弱,每天都要熬中药调理,母亲总有些担心。

  他一字一句地回复:“早上已经把药喝了,因为要带孩子写生,所以今天来得早。”在学生面前,他像一位父亲,成熟稳重。回复母亲时,他又像听话的孩子。真正的成长,是传承爱。这也是他喜欢做教师的原因。

  (三)

  吕志轩是一名90后,高中时就离开宜兴在外求学。上海美术学院研究生毕业后,他想成为一名美术老师,很努力地考到了教师资格证。在他当时的认知中,美术老师是个轻松的行当。

  在填报学校时,吕志轩一眼相中了市扶风小学,其实他并不知道这个小学在什么地方。就因为“扶风”这两个字,让他想起了李白的诗句:“大鹏一日同风起,扶摇直上九万里”,他觉得这个名字好生浪漫,那里一定是一个非常美的地方。

  学艺术的人,骨子里是浪漫的。扶风,一个装着古桥、老宅、故事,生动明媚的地方,比他想象的更美。市扶风小学坐落于芳桥街道的夏芳村,创办于1913年,由“育英小学”和“养源学堂”合并而成,著名科学家、教育家周培源就曾在养源学堂就读。

  许是冥冥之中有天意,周培源是吕志轩外婆的堂兄,按照当地的习俗,吕志轩要叫周培源“舅公”。吕志轩上班之后,母亲才跟他讲起往事,说他外婆小时候,碰上日本侵略者扫荡村庄,是堂兄周培源抱着她,过扶风老桥去避难的。母亲说,宜兴是中国的“教授之乡”,素重教育,在抗日时期,宜兴的乡村教育不仅没有中断,反而因为地域特点和战时状况,成为众多学校和师生的避难地,竟能在战火中增加了几百所学校。

  家人为他的选择感到高兴,乡村教育是一个乡土中国的根啊。

  (四)

  不过,与吕志轩预想大为不同的是,乡村美术教师,跟清闲不沾边。

  市扶风小学是乡村小学,生源少,师资力量也相对薄弱。他要做班主任,要教数学,还要带领学校的美术社团。

  乡村有乡村的好,村民纯朴,人情味也特别浓。久居大城市的吕志轩,喜欢上了这份自带乡土味的工作。

  “今天,学生海锋的奶奶送来了自家地里的芋头给我……”他跟家人说起这个礼物,真有些小骄傲。

  海锋生性活泼、思维敏捷,只是有先天性听力障碍。他的智力水平与正常儿童无异,若去特殊教育学校就读有些可惜,因此就到了市扶风小学接受融合教育。

  因为听力受限,海锋上课时难以集中注意力,爱做小动作。吕志轩重点关注他很长时间,发现海锋很喜欢画画,描绘的内容很有特点,特别爱画电线杆、吊车、挖掘机……有一次,吕志轩问他画的一栋建筑是什么,他用不太清晰的发音回答:“国家电网。”

  这让吕志轩十分惊奇,他从未接受过任何绘画培训,仅靠平时的观察便能画得如此逼真,可见孩子很有艺术灵气。

  经过他一段时间的培养,海锋创作的“机器人警察”在一次校级公开课中,被评为“最佳设计奖”。

  海锋领奖时腼腆地笑了,那笑容融化了吕志轩的心。这就是教育之美吧,那是一棵树摇动一棵树,一朵云推动一朵云,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。

  海锋平时是和奶奶生活在一起的。奶奶挖了些地里的芋头,一定要给吕老师带上点,做了新鲜的荠菜馄饨也想着他,吕志轩就是他们的家人。由于爸爸常年在外打工,海锋变得懂事而孤独。吕老师给了他爱和温暖,他喜欢把自己的小秘密、小得意,跟吕老师分享。

  吕志轩喜欢和小朋友的那种“亦师亦友”的关系,这让他体会到了教师的职业幸福感。他也深切感受到,城乡教育资源确实存在一定程度的差别。他是学艺术的,对美育更是格外注重。乡村的孩子从不缺少发现美、创造美的能力,他们太需要专业美术老师的引导了。吕志轩最近计划自己编写“吴风墨韵”的校本课程,把宜兴乡贤吴冠中大师的画作作为校本课程的基础,让孩子们更直观地感受艺术的魅力。

  (五)

  农历四月初四,是芳桥的目连节。夏芳村的党总支书记冯虎来找吕志轩,徐塘田自然村正在打造宜兴市人居环境示范村,想趁着目连节一起亮相,工程快收尾了,但是一些墙绘元素还是摸不准,只能请他帮忙。

  江南美术专科学校最初原址在夏芳中学,创办者正是夏芳乡贤、中国植物科学画创始人冯澄如。夏芳村如同一部古朴的线装书,静静打开,吸引着吕志轩。他一次次地感受到了乡村带给他的沉静力量。这里的风光,这里的历史,这里的未来,充满魅力,他可以做太多事了。

  吕志轩日夜赶工,草图一遍遍地画,他把这里当成了家,想要把家里最美的一切跟来客分享。他画扶风老桥,画目连救母,画了许许多多跟这片土地筋骨相关的东西……他发现自己的绘画创作,似乎也受到了乡村乡风的影响,越来越放松,心境也越来越宁静。

  他画下了一片繁盛的油菜花田,它将自己金色的光影投入清亮的河流。画有心源。正是乡村与乡村的教育,为他的生命带来了全新的光。

  “就让我做一簇心中有光的油菜花吧!”吕志轩笑了。是的,他找到了乡村教师的原野色彩。

  校园外,一片繁盛的油菜花田,将金色的光影投入清亮的河流。正是乡村与乡村教育,为吕志轩青春的生命带来了全新的光。他在硕士毕业后回到故乡,当了一名乡村教师。“就让我做一簇心中有光的油菜花吧!”三年的从教经历,让他找到了乡村教师的原野色彩。

  【引 言】
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   第01版:要闻
   第02版:综合
   第03版:社会
   第04版:阳羡
   第05版:天下
   第06版:文体
   第07版:博览
   第08版:广告
一名乡村教师的原野色彩
宜兴日报阳羡04一名乡村教师的原野色彩 2021-04-08 2 2021年04月08日 星期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