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3:阳羡
上一版3   4下一版  
 
2021年02月23日 星期二 出版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奔跑的爆米花

  在童年的记忆里,过年最开心的事,便是手攥爆米花,和小伙伴们满地里玩。

  那时,一进入腊月,爆米花师傅就走村串户招揽生意了。一听到村里传来爆米花的巨响,便知道爆米花师傅进村了,我赶忙三步并作两步跑回家,还没到家门就扯着嗓子大喊:“娘,爆米花师傅来了,咱家爆米花吗?”正在家中纳鞋底的母亲抬起头说:“我就知道你的馋劲上来了。米早就给你准备好啦!”

  我兴冲冲地带着米来到爆米花师傅那,只见“黑葫芦”状的炒米机架在一个小锅炉上,炉火熊熊,火舌跳跃着舔着炒米机。师傅左手不断地转动炒米机柄,右手推拉着鼓风机,看到炭火小了些,又连忙放下鼓风机,用小铲去挖点黑炭放入炉中,红红的火舌顿时又窜向炒米机。师傅还不时看看炒米机上的压力表,以掌握火候。大约十分钟光景,师傅小心翼翼地把“黑葫芦”从架子上拎下来,又拿一个大麻袋套住炒米机的盖口,再顺手抄起一根铁棍撬动机盖。“嘭”的一声巨响,炒米机周围升腾起一股白烟,烟雾迷蒙中,那条大麻袋伸得又直又圆。待白烟散去,师傅从麻袋中倒出爆米花。爆米花粒粒饱满,洁白圆润,寒风裹着爆米花的馨香直钻入鼻孔,好似在冬天里闻到了三月桃花香。我使劲地咽了一下快要流出的口水,耐心地等待着。

  终于轮到我了。师傅把米倒入炒米机的大肚子里,盖紧机盖,然后“哐当、哐当”地摇起机柄。我焦急地看着机上的压力表,心里默念催促:快点转啊快点转。可那压力表好像和我作对似的,跑得像蜗牛一样慢。在我备受煎熬的期待中,师傅终于拎起了“黑葫芦”。又是一声响彻云霄的声响,我的爆米花出炉了。我迫不及待地抓起一把爆米花塞进嘴里,啊,又香又脆,芬芳满口。中午,母亲在炖蛋时,特地舀了点爆米花放进蛋碗里。吃饭时,那和了爆米花的炖蛋再滴上几滴麻油,顿时香气四溢,鲜嫩甘醇。我舀了一勺又一勺,一大碗蛋被我一人吃了一大半。过年的时候,饭菜过于丰盛,大人小孩泡一碗爆米花权作早餐,最是便宜。

  香喷喷的爆米花香满了整个腊月和正月,这个时候,连风打的旋儿都香气扑鼻,整个村庄都浸透在香海中了。有的大人到田间劳作时也喜欢带点爆米花做零食。我们这些孩子们,一个个衣裤的口袋里装的是爆米花,手上拿的是爆米花,嘴里吃的还是爆米花。在巷子里,在小路上,在打谷场上,我们奔跑着,欢叫着,不时就朝嘴里塞上一把爆米花,甜丝丝、香喷喷的,我们飘到哪里,哪里就会有一阵清香。

  童年,是金色的,而爆米花,则把我金色的童年熏得酽浓浓的。而碌碌人生,还有什么能比无忧的童年更美好的呢?(吴 建)
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   第01版:要闻
   第02版:综合/社会
   第03版:阳羡
   第04版:天下
   第05版:卫生
   第06版:卫生
   第07版:专版
   第08版:专题
小诸葛和白眼狼
口 罩
身上常备零钱
住在山里的爷爷奶奶
奔跑的爆米花
嘘,别打断孩子
阿 珍
宜兴日报阳羡03奔跑的爆米花 2021-02-23 2 2021年02月23日 星期二